据法新社报道:联合国8日发布报告称,受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,世界正面临21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,俄乌战争对全球造成的粮食、能源及金融危机正在加剧。全球约94个国家及地区的16亿人口至少面临其中一项危机,而其中约12亿人被三重危机夹击而极度脆弱。

综合共同社、CNN报道:因担心俄乌冲突久拖不决,能源市场波动加剧,2022年总体能源价格预计将比去年上涨50%,多个发达国家也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。日本政府时隔7年要求全社会节电3个月,呼吁民众夏天空调设为28℃。迫于油价太高带来的预算压力,美国密歇根州警方要求警员尽可能通过电话解决一些非紧急事件,以减少开车。

由于日本核电站重启计划迟迟没有进展,而许多老旧的火力发电厂此前已纷纷停运或废弃,天然气发电则因俄乌战争受到严重冲击,日本电力供应能力大跌。日本政府罕见地在7年之后,再次呼吁全日本在7月1日至9月30日节约用电。

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呼吁民众将空调温度设为28℃,并关掉不必要的照明设备。据悉,空调设为28℃与26℃相比能节省6%的用电。

美国和英国3月先后宣布,将停止购买俄罗斯出口的石油,以求在经济上进一步对俄施压。美国总统拜登形容,这种做法是针对俄罗斯经济命脉采取的行动,但分析指,虽然能源出口是俄罗斯其中一个主要收入来源,这样做同时会严重影响西方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。

根据美国汽车协会8日数据,美国当天的普通汽油平均价格达到了每加仑4.96美元,美国油价在过去30天内第29次创下纪录。更糟糕的是,欧盟最新制裁包括俄罗斯的海运石油,而美国人夏季出行增多,油价将进一步走高。

据BBC报道:受新冠疫情、俄乌冲突和美联储加息等多种因素冲击,斯里兰卡正经历自1948年脱离英国独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,政府因为处理危机不当引发民怨,4月初开始,斯里兰卡多地爆发大规模。斯里兰卡因为在30天宽限期到期之后付不出必须偿还的7800万美元未付债务利息,5月19日,出现独立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。外界担忧,拉美等其他国家可能成为骨牌游戏中倒下的下一张牌。

斯里兰卡的食品价格从2021年底开始上涨,主要粮食价格从4月到5月飙涨195%,很多人连基本温饱都难以保证。另外,随着外汇储备见底,斯里兰卡政府已经没有钱购买燃料和药品,全国民怨沸腾。

专家认为,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结束时,当局选择更多关注国内市场,而不是向外国市场出口。如今,斯里兰卡每年进口比出口多出30亿美元,这正是该国政府耗尽外汇储备的原因。

与斯里兰卡类似,拉美的经济模式也具有高度的外向型特征。疫情导致财政恶化、供应链危机,俄乌冲突推高通胀,美元加息造成本币贬值及资本外流,其中萨尔瓦多近年来债务水平持续攀升,其外债负债率已达近80%。在此背景下,当局仍拿出大量外汇投资比特币,被外界猜测极有可能成为拉美第一个发生债务问题的国家。

综合德国之声、《金融时报》报道:根据联合国报告,俄乌战争正引发前所未见的饑荒和贫穷浪潮,到2022年底,全球严重饥饿人口数量将从2.76亿增至3.23亿。

埃及是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,去年来自俄乌的小麦占总进口量的80%。俄乌战争爆发前,埃及平均每年花费30亿美元进口小麦,但不断上涨的价格意味着这笔支出可能达到57亿美元,且不一定有稳定的进货渠道。埃及政府转而向国内农民强力征收小麦,要求农民将60%的收成出售给政府。

但截至5月底,交给埃及政府的小麦只有350万吨,但仅为约7000万埃及人提供“补贴面包”这一项,每年就要用掉900万吨小麦。为防止粮食落入出价更高的私人贸易商手中,政府已经宣布在8月底前禁止向政府以外的买家出售小麦;并将本土小麦的采购价格提高了22%,达到约320美元,但仍比国际市场价格低160美元。

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8日表示,需要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,以便俄向国际市场供应粮食。俄外长拉夫罗夫8日到访土耳其就该问题展开讨论,但在开辟黑海出口粮食通道方面未取得重大突破。有俄媒透露,俄方希望在乌领海范围内,由土耳其海军负责清除水雷、为商船护航;在乌领海外,则由俄海军负责护航,一直到由土耳其控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。乌方未对此予以证实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