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上的盘缠用得差不多,又没有找工作的门路,男的只能挨个跑工地,女的就找找有没有保姆的活儿。

但1991年4月,广州海珠区传出了一个传闻,说有个杀人犯专杀,吓得很多人连生意都不敢做了。

2002年,温哥华的一个养猪场里,警察发现了31具人体骨骼,全都只剩下手指骨和趾骨,其他的头啊躯干啊,全没了。

养猪场老板叫罗伯特,这个变态前后杀了49个女人,受害者都是90年代温哥华东区报告失踪的。

他还经营者一个叫“小猪宫殿好时光”的社团,天天在养猪场里开派对,免费的酒肉随便吃,来的都是社会闲散人士。

我跟徐哥聊过这个话题,他说一来,群体流动性强,居无定所;二来,她们基本都是孤身一人。

在陌生的城市卖身谋生,即使完全消失,原来的姐妹也大都以为她要么“跳槽”了,要么弃娼从良了。很少有人会联想到杀人越货,更少人想到需要报警。

而广州传出来杀手的传言,是因为1991年2月,五山地区挖出了一具女尸。

女尸脖子上有红痕,嘴唇发绀,整个脸呈淤紫色。牛仔喇叭裤被褪到膝盖,上身赤裸,大腿上全是精斑。

经过法医判断,这个女人是被掐死的。女人死后,被凶手用小刀一点点割下来。

五山那一片基本都是高校,这个女尸是附近读书的学生发现的,给附近的学生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。

她刚20出头,是个河南来的打工妹,因为有几个打工的亲戚住在上冲村,就来投靠他们,没想到惨死在广州。

这事儿在广州当时算极度恶劣案件,省公安厅非常重视案件的侦破情况,广州市公安局立刻成立了专案组调查。

案件尚无进展的两个月,广州城陷入了更大的恐慌——又有三具女尸被发现,有的没有,还有一具连也被割掉了。

这几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完全一致,警察认定是连环杀人,各级公安把这个案件列为头号必破案件,广州市局、海珠、天河、东山等区的公安机关合力协作,就为了抓住凶手。

他们发现了这些案件的一个共同点——在案发现场不远处的马路上,都有小型货车的车胎痕迹。

很快,他们总结出了一个罪犯画像:30多岁中年人,有嫖娼恶习;会开车,极有可能是开0.6吨小型货车的;在海珠区生活,可能是新窖镇人;身段粗壮有力,身高1.75米左右。

1991年2月26日深夜12点多,身高一米六的货车司机罗树标开着0.6吨小货车,在公路上徘徊。

他把女孩骗上车,拉到了上冲福建的蕉林里准备,女孩抵死反抗,就把人给掐死了。然后他把尸体运到五山,奸尸。

完事儿之后,罗树标用小刀割下女孩的,用女孩的红毛衣包起来,带回了家。

罗树标家里是两室一厅,住着老婆和一儿一女。他在家里搭了一个阁楼,就他自己有钥匙,能上去。

回家后,他直奔阁楼,那里是他把玩人体器官的秘密之地,从来不会被家人打扰。

罗树标把车开到钟某面前,堆着一脸憨笑问她到哪儿去,见钟某说要去市桥,罗树标忙说正好他也到市桥运货,可以顺路送她去。

罗树标主动给钟某买了饮料和零食,然后偷摸把车掉头,去了新洲奶牛场附近的一个偏僻石场。

刚一到,他立刻扑到了钟某身上。钟某拉开车门要逃,罗树标便用双手狠狠卡住钟某的脖子,用力将她压在座垫上。

完事后,他本想把下身赤裸的女尸丢在鱼地边,又觉得这个地方离他家太近,不怎么安全,容易被发现,又将尸体拖上车,将车开到离家较远的某工厂围场边抛尸。

这期间,罗树标突然想通了,“警察只会查破有因果关系的案件,我与事主素不相识,看你们如何能奈何我?”

和前两次不同,这次罗树标把孙某骗上车想时,听到附近有人声,只好把孙某掐晕,先运回家。

他用衣物塞住女孩的口鼻,直到她活活憋死,然后就在自己的床上奸尸,并与女尸同床共枕了一夜。

第二天早上罗树标醒来时,尸体已经发硬,他走下楼,支开妻子儿女,然后将尸体拖到车上,待天黑后再弃于路边。

他越来越猖狂,杀人奸尸后,会把自己混合的内裤,塞进女孩的,故意挑衅警方。

就像英国悬案开膛手杰克会给警察和媒体寄信,故意留下线索,但是警察抓不到他,他就写信嘲笑道:“这就是恐怖的恶作剧,而且仅仅如此”。

要搁现在,DNA一鉴定,罗树标早就被抓了,但当时技术手段不足,罗树标藏在人群中,一再作案。

有一次,罗树标杀了一个姓何的顺德女子,还在她身上搜了300多块,金项链一条、金耳环一对、两个戒指。

高第街是广州一条古老的商业街,80年代之后成为了全国第一个经营服装的个体集贸市场。1986年一天的客流量高达20万人次,比疫情前过年时雍和宫还热闹

但因为有了伤口,尸身上有血水流出,越积越多,血水就顺着阁楼流到楼下,被罗树标的老婆看见了。

“昨晚我开车时撞了个女人,怕送医院要花很多钱,就把她带了回来,想不到她断了气,只好装在床头柜里,等天黑扔进珠江。”

他老婆真就默认了,丝毫没觉得不妥,反而嘱咐他处理好,然后把家里的血迹收拾得干干净净。

一开始,罗树标在外嫖娼,她知道了但不敢管,后来发展为罗树标带暗娼回家住,一住10天,她还是不敢声张。

开始杀人奸尸后,罗树标有了更强的刺激来源,不再和老婆有性生活,他老婆还很感动:老公嫖娼,外面那些人不干净,所以他忍耐自己,就为了不给我传染性病,他好体贴我!

罗树标还把从死者身上取下的手表送给女儿当生日礼物,女儿不知内情,觉得罗树标“真是个好爸爸,送手表给我过生日”。

警察这边也在全力追查凶手,但到1992年3月,变态连环杀人犯突然就销声匿迹了。

但罗树标此时其实就身在公安局,听着有点像扯犊子——他因为嫖娼被抓进去了。

1954年,罗树标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,算在那个时代比较好的出身,家里六个孩子他排行老二。

小学毕业后,罗树标刚好遇上文革,他天天也去广场看批斗,深受“读书无用”“造反有理”观念的影响。

1972年高中毕业,他就做起了“家里蹲”,没饭吃就去偷东西,两年后他因为盗窃被捕,要强制劳动两年。

1977年,8月2日半夜,他摸进广州某研究院的员工宿舍,本来打算偷点值钱东西就走,可他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女孩。

罗树标见色起意,扑上床就要。女孩反抗不从,他拿砖头猛击女孩头部,又随手拿起螺丝刀,一阵乱插。

这本是一起恶性入室杀人盗窃案,但因为文革刚结束,公安机关没完全恢复,根本没对案件立案侦察。

1979年,罗树标又因为偷东西被抓,又送去劳动教育3年,杀人的事却一直没人知道。

1981年,他被放出来,认识了他老婆。罗树标隐瞒了自己的劳改经历,和她结了婚。

成了家,本来该开始踏踏实实过日子,可罗树标非要坚持偷东西的“老本行”,不到一年又被抓进去。

高中毕业他要报名要当警察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,但是档案里因为盗窃记了过,没当成警察;之后第二次强劳后,想去他爸单位当搬运工人,因为有强劳记录,单位不要他。

在那里,他见到不少流氓犯、犯,不断听他们吹嘘自己侮辱、残害女性的细节和经过,罗树标的心理慢慢开始扭曲了。

刚好1988年,香港电影分级制度改革,依据观众年龄限制划分为Ⅰ、Ⅱ、Ⅲ三级。

罗树标在碟片屋里淘了不少去看,甚至还想和老婆cosplay色情片中的男女主角,老婆觉得臊得慌,就不答应,夫妻两人每次草草了事。

1982年,香港出现4起女性碎尸案,凶手叫林过云,在一次冲洗照片被发现逮捕。

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,经常在雨夜搭乘从夜总会出来的女人,他将受害者带回家杀害、奸尸、分尸,最后拍照留念,因为手段残忍,案件一度震惊全港。

这个案件在香港被拍成电影,而罗树标是这一系列电影的忠实观众,他反复观看,学习作案手法,比如割和就是在《羊羔医生》里学的。

1990年,罗树标走上了林过云的路,他很多作案手段,都可以看到影子——比如奸尸、割性器官。

学着电影里的样子,罗树标不仅带回来女尸,还买了几个充气女模特回来放在阁楼,不仅对着模特发泄,还把死者的衣物带回来给模特穿上。

这里有个小插曲,1992年2月9日,大年初四,罗树标开着小货车到处转悠,寻找目标,没想到当街被一个女人认出来,女人直接揪住他大骂:“半年前你嫖完我就把我推下车了,嫖娼还赖着不给钱,你以为我不记得你的车牌?再不给钱,我直接报警!”

这是罗树标曾找过的暗娼,姓谭,是个烈性子,她逮住罗树标不依不饶,罗树标就忽悠她上车,谭姑娘信了邪,最后被罗树标杀害。

当年5月,罗树标因为嫖娼被抓,进了工读班,看到公安局到处贴着的“女尸系列案紧急协查通报”,知道抓他的网正在收紧,终于感到了点害怕。

他装出一副“老实”承认嫖娼错误的可怜样子,还让家人交了几千块罚款,丝毫没引起怀疑。

就在大家松了口气的时候,1993年8月24日,广州白云区的金宝岗山上又出现女尸了。

经过鉴定,这些女尸生前都受到了性侵,身上都是刀伤,大概是20岁左右,已经死亡超过了1个月,尸体已经出现部分白骨化。

一开始,警察怀疑这些女尸跟之前的“割乳杀手”有关系,但之前的女尸都是被勒死的,这些女尸是被捅死的,而且手法明显简单粗暴了很多。

最关键的是金宝岗山上不通车,在山下也没发现小型货车的痕迹,事情可能另有答案。

这个杀手是一个叫李文香的人,他从1993年开始作案,杀人抢劫20多起,光就杀了13个。

1993年,李文香刚来广州打工,包里没几个钱,但经常嫖娼,结果遇上了仙人跳。

李文香就恨上了这群女人,觉得她们没一个好货,每次都带上刀,将人骗到金宝岗上,交易完成就把人给捅了。

1994年9月20日凌晨,一个女人半夜闯进了黄埔村村口的治安亭,大叫着说要报警,说这村里有人劫财劫色,还想掐死她。

黄埔村是广州传统老村,听老金说这楼叫姑婆屋,清末时去留日的粤人都住这儿,80-90年代没人管,居民们住着,现在开发成旅游景区了

保安立刻带她去了新滘派出所,女人说自己叫贾春梅,28岁,来自乌鲁木齐,昨天晚上刚坐火车到广东,想去找个旅店先歇歇,遇上了一个小货车司机,说可以捎上她去找便宜旅店。

她开始有点犹豫,可是那司机非说自己是警察,还转头拿了件旧警服给她看,小贾就上了车。

小贾初到广东,人生地不熟,司机往哪儿开她就往哪儿看,可是这哪哪都不像会有旅店的样子。

她很聪明,知道跑车肯定跑不过熟悉路况的司机,便趁着天黑,躲到了路边的垃圾桶后面。

小贾刚从垃圾桶后出来,想要离开,罗树标就从暗处窜出来,把她扑倒在地,故技重施地卡住她的脖子。

小贾性子烈,拼命反抗,大声呼救。这时刚好有一辆车路过,罗树标怕暴露,看到车灯扫来,拔腿就跑回车里,驶离现场。

他非说自己就是个货车司机,不知道为啥要抓他。警察问他就只是送货,就没干别的?

罗树标承认还偶尔给别人搭下顺风车,警察逼问,那一般送的啥人,都送哪儿去了?

“快餐”本里记的并不是吃的,警察在本子中发现了一些日期和看不懂的数字、符号组成的代码。

这些东西原来都被详细记在本子上后来,但是因为警方调查越来越紧,罗树标就把本子烧了,用妻子打算用来记账的本子采用简写符号数字的方式进行记录。

当时的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,传得神乎其神:有的说至少杀了12人,还有的说是18人,更有的说“根本没法统计,他老婆熟食店里卖的是人肉包子”。

这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罗树标,挑衅警察说:“你们别想知道我杀了多少女人,就是怕你们查,我早把本子烧了,反正现在的本子你们也看不懂。”

罗树标都被抓了,他老婆还坚信,他是个好人。理由是:每次嫖娼回来,他一定会辅导儿女写作业。

她不知道,罗树标大部分送给家人的首饰、衣物甚至内衣裤,都是他从被自己害死的女孩身上扒下来的。

罗树标就提到过一件事,1989年,就在他开始奸杀女性的前一年,他开车经过望星楼宾馆时,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对他招手。

可车开了没多远,小姐说要下车上厕所,罗树标等了好久,发现被放了鸽子,恼羞成怒。

就在罗树标被枪决的那一年,一部以他为原型的香港上映了,叫做《广州杀人王之人皮日记》。

金叔告诉我,八九十年代是一段特殊的时期,当时发生了很多惊动全国的大案子。

广州作为最先市场经济改革的地区,全国人一下都涌进来,发生这样的案子并不奇怪。

他建议我,多研究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案子,看这些罪案,其实也是了解我们的过去,怎么走过来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