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不婚族和丁克族,结婚生子是我们普通人的人生中必经的一个过程。来自贵州农村的夏大姐也不例外,传统的思想强加给她巨大的压力,她认为只有生个儿子才能给丈夫家传宗接代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思想的束缚,夏大姐在跟丈夫王大哥结婚的十年间,竟生下了八个女儿,但是她表示自己还是想要一个儿子。

在二人结婚以后,夏大姐就跟王大哥背井离乡来到厦门打工,两人租住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出租屋里。夏大姐表示自己这十几年的时间里,肚子就没有平过的时候。现在肚皮也越来越薄,被衣服刮擦一下都觉得疼。

因为夫妻二人生活拮据,夏大姐有好几次生产都不去医院,就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让丈夫给她接生。临近分娩的时候,夏大姐就让丈夫先将剪刀,用酒精或者白酒消毒,等孩子出生以后剪断脐带。

夏大姐和王大哥前前后后已经生育了八个孩子了,可是每一个都是女孩。因此夏大姐在丈夫的家人面前都觉得抬不起头来。因为夏大姐的婆婆说,生男孩才能光荣。于是她不顾自己的身体,一心想要个男孩。在她生育第八个女儿的时候,最大的女儿已经十一岁,最小的还不到一岁。

但是为了自己的“使命”,夏大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生。可这个时候她已经是43岁的高龄产妇了,但是她还是不死心。但是每次生下来以后,发现又是个女儿。

因为夏大姐和王大哥的户口在农村,只允许生一个孩子。为了逃避超生的巨额罚款,除了第一对双胞胎女儿有户口之外,其他孩子都是黑户。期间也有计划生育部门的人来查过,但是看到家徒四壁,一家十口挤在一间屋子里的困窘,他们也束手无策。

他们一家十口人挤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中,两张铁床和一张竹床就是他们的容身之所。现在孩子们还小可以挤挤勉强睡下,但是长大以后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平时除了孕晚期和生孩子的时候,夏大姐都会出门捡垃圾贴补家用。王大哥也没什么手艺,只能在工地上打打零工。可就在第八个女儿出生前的一个周,王大哥帮一个老板家里清理被刮倒的铁皮房时,不慎接触了漏电的高压线,双手被烧焦只能接受截肢手术。

王大哥在医院接受了手术,住了整整59天才回到家中。但是回到了家里以后他的脾气变得暴躁,整天早出晚归,不愿意回家面对拮据的生活。王大哥甚至还提议将孩子们都送走,因为实在无力承担抚养费了。夏大姐坚决不同意,声称自己要饭也要自己养活这些孩子。

没办法,夏大姐只能在自己的朋友圈向大家求助,却被大家嘲笑为“网络乞丐”,夏大姐一直强调让大家不要笑话她。

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把夏大姐害得不轻,听她的意思还要继续再生一个,她想要男孩的心并不会也因为她的年龄和身体而动摇。夏大姐直言,为了王大哥她要努力。这个本来年轻的女人,只为了生个男孩,被困在产床上十几年,一直不停地生孩子,仿佛一个生育机器。

在劝说无果之后,我们只希望夏大姐能够如愿以偿生个儿子,也希望他们的生活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能够得以维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